联系我们 站点地图

选择

星空日记

相约未名

男生日记

女生日记

《中国科学报》:北大“一个人”的专业

时间:2013-11-24 14:06  作者:  来源:中国科学报

  “如果排除该专业第一任从生科方向转换古生物方向的学生,排除第二、三任中途转入元培的学生,排除第五任马来西亚籍古生物专业学生,我作为该专业的第四任,可能是唯一一个始终由元培培养出来的本专业学生。”北京大学元培学院古生物专业2010级学生薛逸凡在人人日志中这样写道。
  这篇日志也让“古生物”这个专业,第一次走进很多北大学生的视线。
  “这是全中国唯一的一个只有一名学生的专业。”元培学院副院长卢晓东介绍道,“差不多是每个年级有一个人,还有的年级是零人。”
  
  新模式下的“老专业”
  
  什么是古生物专业?这个专业为何又如此特殊?
  据古生物专业负责导师、北大地球与空间科学学院教授刘建波介绍,古生物学是利用古老生命痕迹进行生物学研究、探讨古代生命的特征和演化历史、讨论重大的生命起源和生物绝灭与复苏事件、探索地球演化历史和环境变化等方面的基础性学科,是生命科学、地球科学和环境科学的交叉学科。
  刘建波强调了古生物研究的意义:“古生物研究不仅是认知地球生命历史、探索生命演化规律的重要科学实践,而且能为探寻化石能源、沉积矿产等自然资源提供重要的基础科学证据。”
  事实上,在元培学院建立之前,北大曾有过古生物专业。上世纪90年代初,北大的古生物专业开在地球与空间科学学院。“但后来这个专业被取消了。元培学院成立后,第一个讨论的就是按新模式恢复这个专业——元培的学生去生物系修一半课,去地质系修一半课。”卢晓东说。
  刘建波认为这种新模式也是北大古生物专业的特别之处。目前,国际古生物学研究发展的趋势是与现代生物和环境科学紧密交叉和融合。因此,北大古生物学专业要求学生从本科阶段就接受生物学、地质学和环境科学的知识体系和系统训练,使之成为新型古生物学人才。
  
  尴尬与机会并存
  
  这种模式为跨学科专业学习提供了平台,但是“人丁稀少”的现状也会给学生造成一些问题。
  “有时候这也没办法。比如,如果生物专业某些课程从秋季学期换到了春季学期,本专业学生可以集体调整,但古生物专业就一个人,可能和地质课程冲突。”薛逸凡有些无奈:“这样项目设计使得课表适用性越来越低,我选课时的课程冲突就比较多。”
  此外,由于薛逸凡的学籍属于元培学院而非地球与空间科学学院,如果需要用到相关仪器时,也会存在难以租借的问题。
  “我的指导老师曾经带我去借器材,还打下保票:‘哪怕我把自己押在这里,都要让你把东西借出来。’但我最后还是把学生证押在了器材室。”薛逸凡讲起大一时借器材的一次经历,“地质专业的学生可以把器材长时间保管在自己身边,但我却不能总是把学生证押在那里,所以只能是用一次借一次。我觉得这不是个办法,最终还是选择自己买了一台。”
  当然,这些问题也并不是没有解决办法。“元培学院的每个专业都设有课程指导老师,而且因为我们专业人少,所以我跟专业负责老师的联系较多。 如果有问题上报,老师们还是比较重视的。”
  虽然有诸多不便之处,但“一个人的专业”却也有着不少机会。
  2012年,薛逸凡曾经申请参加了在美国北卡罗来纳州罗利举行的北美古脊椎动物学会年会。当时,地球与空间科学学院便给予了资助。
  “通过国际学术年会的平台,我更能了解当下古脊椎研究领域内的学术前沿。参与3个小时的展示,看了很多展出报告,在会议厅听了多场口头展示。”薛逸凡介绍说,“我发现,古脊椎的研究领域远比我想象的要大。世界各地研究者用各种方法阐述着各样问题,远远不止我看到的形态功能分析和谱系分析两个分支这么简单。而且我逐渐了解到统计学方法及数据处理在当代研究中的重要性。”
  
  人不在多,兴趣至上
  
  学生数量的稀少让这个专业成为“传说中的古生物”,并不为许多北大学子所知。但卢晓东却认为,该专业也不需要那么多人,“人少,但他们就像宝石一样珍贵”。
  虽然人少,但这个专业的学生却很受重视。据刘建波介绍,国内许多相关研究单位都迫切希望吸引北大古生物学专业本科生到本单位继续深造。
  对于古生物专业,卢晓东认为是否冷门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学习这个专业的人都要对它感兴趣。搞古生物的人对那些超越人类历史年代的过去是好奇的。古生物没办法让人发财致富,学古生物的都一定是感兴趣的”。
  薛逸凡显然就是一个对于古生物相当感兴趣的学生。
  “我就是特别想学这个专业,我来元培学院不是为了别的,就是为了古生物。”薛逸凡说,早在读高二时,她就已经立下了这一志向。“当初我查到全国只有北大在本科开设这个专业,所以就决定报考北大。”
  薛逸凡由于不能直接保送,需要参加自主招生。在自主招生结束后,她的分数比元培学院低了几分,于是便主动联系上了元培学院院长许崇任,并明确表示自己十分想进入古生物学专业的意愿,许崇任非常爽快地答应了。“现在想起来还是很感谢许老师。”
  虽然在真正进入这一专业学习之前,薛逸凡已经预料到这个专业的人不会多,但是“我觉得人少就少嘛,当时一腔热血,觉得就算是只有自己也可以”。
  刘建波对她的评价也反映出兴趣的重要性:“从她的学习和取得的成绩可以看出,真正的学科兴趣和强烈的科学精神对于大学生成才具有决定性的影响。”
  虽然经历了不少麻烦事,但薛逸凡还是很乐观:“既然是自己喜欢的,心甘情愿地选择就该心甘情愿地承担,吐完槽,冷静下来,还得好好学。”
  
  相关链接:元培学院为北京大学第一个非专业类本科学院,通过对学生在低年级实行通识教育和大学基础教育,在高年级实行宽口径的专业教育,在学习制度上实行在教学计划和导师指导下的自由选课学分制模式,着力培养学生基础知识、创新意识以及自学和动手能力。

电话:010-62751407 | 010-62755074 | 招生监督电话(纪委办公室):010-62755622 | 地址:北京大学老化学楼120室 [查看地图] | 更多联系方式

CopyRight 2017 © 北京大学招生办公室 | 京ICP备05065075号-8